1分11选5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11选5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4:09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写信?宋小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歪七扭八,她只能按照拼音对着字典一个一个字地照抄下来,写了好几天,才完成了一封上访信,她拿着这封手写的信,复印了好几份,原始的底稿她小心地藏进衣柜底下,方便来日再次复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说,张玉环待她更像是父亲对女儿般的照顾,当时她穿的衣服都是张玉环独自到县城去挑选、购买的,“我很少出门,出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,但每次他帮我买回来的衣服,我穿都好看,大小也都合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嫁之前,宋小女把此事对张保仁说了,还拿出吴国胜的照片给儿子看,“这个叔叔以后会照顾我们三母子,你看好不好?”但她只字未提自己生病的事。张保仁一句话也没说,拿过照片随后就扔进了生了火的灶台里,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家的亲人也时常劝宋小女,为了两个孩子的将来,别等张玉环了。他们把张保仁和张保刚在老家被人欺负的事儿说给宋小女听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的很多年,宋小女都没有回过家,但她每月都会把挣来的工资掰成三份,一份打给帮她照顾保仁的婆婆,一份打给帮她带保刚的父亲,这两份都寄回家,另一份她留着,作为张玉环申诉的路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稍稍恢复后,她又坐车来到了张家。张玉环迎上去,紧紧握住宋小女的手,却迟迟没有抱她。张玉环说,他好担心宋小女会像第一天那样晕倒,才忍着不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后,警方正式宣告案件侦破,张玉环被认定为杀害张振荣和张振伟的凶手。宋小女不信,她多次去刑警队,要求见张玉环,但得到的回复都是“见不到”。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,宋小女不知要怎么跟公安争辩,她只能躺在派出所的地上打滚,哭着要见张玉环,但没有任何人搭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这场冲突,餐馆经理对她处以扣钱处罚,她也和同事闹僵了。但她不怕,宋小女说,她心里有个信念:张玉环总有一天会沉冤昭雪的,她一定要等到他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会有母亲不想念儿子的呢?”宋小女说,每天6点上班,晚上10点下班,她每天11点才能躺在宿舍的上下铺,一闭上眼,脑海里就浮现两个儿子和张玉环的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宋家,宋小女这一辈共有八个兄弟姐妹,生于1970年的她在姐妹中排行老小,又生得可爱,从小最得父母疼爱。18岁那年,她经人说媒,嫁给了比她大三岁的张玉环。